腿很长的长腿美少女

洁子小可爱的首心首评持有者(x)
幼儿园文笔 描写苦手
我真的是腿很长的美少女啊不信吗

这是一个提早很多很多很多的印调

要本子伐?

※这不是洁的个人本的那个本

写的人:@洁子老师 和 @腿很长那个

字数:20w+(个人各10w+,外加以为不会存在了的联文)

收录内容:各2w+旧文(约2到3篇)

          掉落未公布番外各一(视投票结果而定)

          其他全为未公布内容(篇数未定)

          联文为补全修正旧的那篇(Don't you love me)

大概出的时间:明年上半年


点这是问卷入口

【Y2】光 02

二宫做了一个一般人在听到别人说胡话下意识会做的动作——

他摸了一下樱井的额头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然后樱井就瞪着圆滚滚的眼睛任由他摸。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的二宫一时间有些尴尬。人家再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政治家,自己却这样冒犯他。

二宫轻咳一下想缓解一下气氛,谁知樱井眨眨眼反问他:“确认我没病了是吗?”

“……没。”

“我的体检数据表明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是一个理想的实验体。二宫博士真的不考虑一下吗?”说着他脱下外套,想进一步展示他身体素质很好这个事实。

“停停停!”

“哦,不看了吗?”樱井说这话的时候正扯着他的领带,茫然的神情和色气的动作结合起来竟看得二宫鼻子有些热。

“不看。”

“那二宫博士觉得我怎么样?”

二宫推了推鼻子上没掉下来的眼镜,一脸深沉:“你是个很好的实验体。”

“那我们……”

“但我不做实验。”

“可是……”

“你想做实验的话可以找别人,这里的每个研究人员都很优秀,你随便在外面挑一个也能做出很好的成绩。”二宫打断他,“如果没别的事樱井大臣就去忙吧,我也要去看看我的实验样本了。”说完就打开电脑研究数据。

二宫的逐客令说得这么明白樱井也不好继续留下来:“那博士你先忙。”

到底是不死心,走到门边又他又停下脚步:“二宫博士,我真的需要你。”

回答他的只有二宫乱敲键盘的声音。

 

“二宫博士……”

助手第五次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

“还是那句话,做你自己的。”二宫很淡定地往试管里滴了一滴溶液。

助手委屈地闭了嘴。

他们是日本最优秀的研究人才。

但是也顶不住文部科学大臣盯着他们做实验啊。

这比任课老师看着你考试还紧张啊!

也许是助手的情绪不稳定终究是对实验有影响,二宫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上的工作,朝着那个看见他眼睛瞬间亮起了的男人走去。

“二宫……”

唰。

二宫把百叶窗拉上了。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助手在心里默默地为偶像鼓掌。

 

二宫并不认为第二次见到樱井是偶遇。

因为樱井是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虽然很想当做没看见,但是这么大个人杵在这里除非是瞎子才看不见。

二宫虚情假意地打招呼:“大臣早上好,好巧。”

“不巧不巧,我堵你而已。”

哦。二宫心想,那就可以理直气壮当瞎子了。

“想不到二宫博士还有这么……童趣的爱好。”樱井瞅了一眼花哨的海报,脸上又摆上了那副充满亲和力的笑容。

二宫不知怎的就觉得这笑容分外刺眼:“不给啊?”

“不是,我没有贬低博士爱好的意思。”樱井赶紧解释,生怕惹了博士大人的怒气,“只是我不太了解游戏,所以对它的印象局限了些。”

“哦。” 

“我打游戏也不太上手,所以很少玩。”樱井小心翼翼看着二宫的脸色,“二宫博士有能推荐给我这种人的游戏吗?”

也许是被游戏包围着太过幸福,二宫心情还算不错,向樱井抛了个眼神,示意他跟上。

樱井马上跟上他的脚步。

“你啊……”二宫在一墙游戏盘中挑出了一款,“这种应该可以。三岁小孩都能通关。”

樱井也不恼:“二宫博士这么聪明,你的三岁比我强多了。”

听着听着二宫又不顺心了,停下脚步不满地看着樱井:“你干嘛老这样。我不是让你拍马屁,我不喜欢听官话。”

“……对不起。”

“你说多少遍我都不会答应你的。”二宫态度坚决。

“我现在只是普通地想找个游戏玩啊。”樱井眨眨眼,一脸无辜。

无赖。二宫心里暗骂。

“我要推荐的就这些,樱井大臣要是想继续看看的话就自己逛逛吧,我就先告辞了。”二宫说完马上转身就要离开,动作干净利落。

但转得快过头以至于樱井来不及抓住他。

啪嗒。

二宫手中拿着的游戏盘全部跌落在地。

他下意识地蹲下去捡,没想到却有人的动作比他快一步。

是一个穿着红色斗篷的少年。

“先生对不起。”

少年看起来很怕二宫,手和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对不起。”

少年将散落的游戏收好递给二宫。

二宫努力忽略少年异常的情绪,用尽量温和的声音讲话:“没关系,请不要在意。”

少年忍不住抬眼看了看二宫。

看完又是不停地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

“那先生我可以离开了吗?”

“嗯,你可以走了。”

“谢谢先生。”

少年不再多说,转身带着自己要购买的东西就走。

结账处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看到少年出现在眼前却是一脸不耐烦:“找个游戏你都这么慢,我养你有什么用!”

“对不起。”

“天天说对不起,你倒是快点怀上啊!老子熬了这么久终于分配到了Omega没想到却被分配到你这样的废物!”

“对不起。”

“你看你游戏都找不对!”男人发怒,将游戏盘狠狠地摔在少年头上。被边角磕碰到,少年的额前溢出了鲜血。

也许觉得还不够,男人动手就要打他。

二宫看不下去,刚想出手阻止,但有人先他一步。

“这位先生。”樱井抓住他的上扬的手,“虐待Omega的话,分配中心可是有权力回收Omega将其进行再分配的。”

男人被提醒起这个也不好再动手,但身为Alpha就这样罢手又觉得很不甘心,于是跟樱井杠上:“你是谁啊你管得着我吗!”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政府工作人员而已。”樱井说得谦虚,但政府两个字已经把男人唬得够呛,脸色都变白了。

“这样吧,我来为先生付账,先生就不要这么不高兴了。”樱井在钱包里抽出了几张钞票,钱包的厚度和材质已经说明了这个人不凡的身份。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看到冲突的场面,请先生见谅。”

“哼,那,那就算了。”男人接过明显比结账金额多出几倍的钱,又唤过那位Omega,“喂,走了,快点。”

“是的。”少年连忙跟上男人,在经过樱井身旁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

“谢谢您。”

 

处理完这一切樱井又看向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二宫。二宫抿着唇并没有什么表情,但莫名地樱井觉得自己的印象分应该增加了不少。

樱井趁热打铁:“二宫博士要是接下来没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陪我去喝杯咖啡吗?”

二宫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在经过他的时候把手上的游戏盘交给樱井:“我在外面等你。”

 

“世界按照Alpha的条件分为一等、二等、三等和一般公民。一等公民一生会被分配两名Omega,一名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分配,一名在三十岁的时候分配。而其他公民分别在三十岁、三十五岁和四十岁的时候被分配仅此一名的Omega。但是由于Omega数量本来就较少,加上生育率下降,其实很多公民并不能在刚好要被分配的年纪分配到配偶,甚至终身都没有。刚才那位看起来也是等了很长时间。”

二宫专注地盯着从杯口飘起的雾气:“樱井大臣请我喝咖啡就是想来给我科普世界常识的?”

“明明是这样珍贵的Omega,他们不但没有得到最好的对待,反而成为了一无是处,只有生育意义的人。我常常想,其实Alpha跟Omega的处境完全可以颠倒过来。”

“大臣的想法真是独特。”

“Omega一旦分化后就会马上送去分配中心,家境好点的也许打点一下还能挑个好环境,但大多数人并没有这样的优待。很多Omega在没有迅速怀孕生子的情况下就会被认定没有用处,待遇也会变差,从生子工具沦为泄欲工具。”

“大臣想表达什么呢?”

“我想改变这个状态。”

二宫看向樱井,他语气诚恳,眼里的坚定不似有假,看得出他是真心想做出改变的。

但是。

苦涩的咖啡入口,伴随着二宫想要说的话全部吞入腹中。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这么想为世界做贡献的。在这件事上,我是有私心的。”樱井见二宫不为所动,继续说道,“我的弟弟,在去年分化成为了Omega。本来他是要马上进入分配系统的,但是我们家把这件事暂时按下去了。在这样的世界里我实在是不忍心将弟弟送到那样的地方去进行洗脑式的教育,丧失做人的权利。”

丧失做人的权利。

好久没有听过这个词了。

二宫垂眸,将眼底的情绪全部压下,才重新和樱井对话:“大臣不怕我将你弟弟的事情说出去?举报藏匿Omega的家庭可是有重赏的。”

樱井却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轻松地笑着:“二宫博士不是那样的人。”

“我们也不是认识了很长时间而已。”

“能提出那样的方案,二宫博士一定不是那种思想狭窄的人。”

“你倒是会给我戴高帽。”

“是博士谦虚了而已。”

二宫沉默着不说话,樱井也安静地等待他的回应。

“大臣您说的都很有道理,说起您弟弟的故事会让我觉得距离感变小也能引起我对Omega群体的同情心。”

“我不是为了……”

“能听我说完吗,樱井大臣。”二宫打断他。

“是我失礼了,请继续。”

“当初我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没想这么多,只是纯粹地从科研的角度提出问题而已。事到如今要您说要执行这个方案作为提出者也很高兴它能够实现。”

樱井面露喜色:“那……”

“研究人员我可以帮您推荐几个,”二宫直视他的眼睛,“但是,我不能参与。”

“……二宫博士不参与的话,这个研究没有意义。”

“你也不用这么看得起我,”二宫摇摇头,“比我优秀的人员比比皆是。”

“可是二宫博士在肯定能加快研究进程。”

“别说得那么绝对,我手下的人也不差的。”二宫起身准备离开,“那我回去做些安排吧。”

“二宫博士,”樱井抓住他,“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原因啊。

因为不想丧失做人的权利啊。

“个人原因罢了。”

 

 

 

【Y2】抱きしめたい

 @我应该是橙子吧 和  @君子行 的点梗!

巨大年龄差和年下
合起来了不介意吧😂介意可以重写_(:зゝ∠)_
 

 

 

樱井深吸了一口气,站定在那人的房门前。

要进去吗?

还是别了吧。

不不不都怂过这么多次了这次怎样也不能再打退堂鼓了。

可是话说这门怎么感觉这么重的样子,是不是很不好推开了。

深棕色的门……虽然跟整体很搭但是为什么不换一个轻松愉快一点的颜色呢……

果然年纪大了就喜欢沉稳一点的东西吗?

糟了自己头顶上的金发在他眼里岂不是亮瞎眼?

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发型再来啊?

就在樱井胡思乱想的时候,面前的门吱呀响了下,手上拿着个马克杯的二宫出现了。

也许是没想到门口前面站着个人,二宫被吓到往后退了一小步。

事到如今只能上了!樱井咬牙,用力鞠躬下去。但由于两个人的距离太近,樱井头一低,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脚,而是二宫的。也许是二宫身上传来的体温太过温暖,樱井一时间竟不觉得疼。

要是不是这么用力,看起来还有点像樱井向他投怀送抱。

“呜。”但结结实实被撞了一下的二宫还是痛的。

也不知道是脑袋磕傻了还是觉得能磕在二宫怀里太过幸福,樱井一瞬间还觉得不愧是二宫さん,连因为痛发出的悲鸣都这么可爱。

“翔くん有什么事吗?”

樱井也不气馁,马上又重新振作起来:“有事!大事!”

二宫眨巴着眼睛示意他继续说。

樱井往后退了退,确定了安全距离之后重新鞠躬下去,往前伸出一只手。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二宫砰地用力把门又关上了。

 

樱井抓了抓脑门上刚才撞乱的头发,额前仿佛还残存着那人的体温,他有点不想放下手来。

所以果然是发型的错吧!

 

作为樱井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很奇妙地保持同桌关系的人,吉田敢说,樱井叹一口气他都能分析出他今天是早餐没吃饱还是午餐带少了。

而樱井从进教室门口就一直丧着脸这种状况,只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

“你又没告白啊?”

樱井怨念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懂,失败了。你的小男朋友不接受你。”

樱井一掌赏在吉田头上:“说什么呢,他才不是我的小男朋友!”

樱井又羞涩道:“我才是他的小男朋友。”

这人设太崩,吉田表示他没有这样的同桌。

“哎你别走,听我说。”樱井抓住想溜走的吉田,“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笨呢。”

“傻孩子,你倒是说给我听你到底笨成怎样了。”

樱井忍住将吉田打一顿的冲动给他讲了来龙去脉。

然后吉田爆笑。

然后吉田还是挨了一顿打。

被打完的吉田又像没事人一样,接着给樱井做情感分析:“可是,他拒绝你了吗?”

樱井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倒是……没有。”

准确来说昨晚告白以后樱井一直都没见着二宫,所以他连被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傻孩子,那不就成了。”

樱井举起拳头挥了挥。

“聪明孩子,这就是成了。”

“怎么说。”

“要是他不答应你的话也当场就说了,没说就是他害羞了。”

“害羞?”樱井翻翻眼睛脑补着害羞得浑身通红的二宫,怎么想都不对劲。

“是了,一般内向的人都是这样的。”吉田说得好像真的认识二宫一样。

“原来如此!”樱井也盲目乐观起来,“那我回去再问问他!”

“好嘞!”

樱井高兴起来,对路过的同学的笑容都灿烂了几分。而被樱井的笑容照耀到的迷妹们心情又好上了几分。

吉田觉得自己真是深藏功与名。

 

其实,做了知心大哥这么久,吉田一直不明白樱井为什么会喜欢上二宫。

因为樱井父亲工作的原因,全家都要搬去海外生活两年,弟弟妹妹是肯定要带着过去的,但是樱井这么大个人了也有照顾自己的能力,反正两年时间说长也不长,但让他一个人生活也不放心,所以樱井父亲拜托了熟人的儿子,让樱井住他家,照应一下小孩。

据樱井说,二宫是个三十几岁的大宅男,性格阴沉内向不爱说话,跟他这种青春美少年是完全没办法比较的。他甚至还嘲笑过人家说不定是个高级魔法师。

樱井一开始还闹着不答应,正是看不惯天看不惯地认为世界等着他去拯救的年纪,非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死活不搬,让樱井父亲头疼了好久。

但是只见了熟人的儿子一面,樱井就乖乖答应了。

跟吉田描述的时候,樱井的口水都快要掉下来了。

“他长得真好看。”

而不久之后他的口水也确实掉下来了。

“他做的菜真好吃。”

也许这就是颜控和吃货的悲哀吧。

 

门再一次在樱井敲门之前被拉开。

也许是吸取了先前的教训,这次二宫很机智地先退后了一大步。

“翔くん,有事吗?”

“有事!大事!”

二宫退得更后了。

“……也没那么大件事。”

二宫点点头,却也没有往前。

在樱井看来他们之间的距离比银河还宽,干脆自己走近了些,踏入了二宫房间的范围内:“我这次不撞你。”

“那、翔くん有什么事吗?”

“你……可以来看我的足球比赛吗?”樱井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二宫的表情,“要是我赢了,你可以跟我出去玩吗?”

见他犹豫起来,樱井又急急补充:“要是我输了我就再也不烦你了。”

二宫似乎很难下决定,皱着浅浅的眉毛想了很久,最终软糯糯地说了一个字:“好。”

 

樱井当然是赢了。

他冲到观众席上,也不顾满身的臭汗,抱起裹得严严实实,跟周围的人格格不入的二宫转圈圈。

“二宫さん!!!”

二宫被他转得有些晕:“你你你放下我……”

樱井这才放下了二宫,但手还是不规矩地搭着二宫的肩膀。

“二宫さん,我赢了!”

“我知道……”

“那跟我去约……去玩吧!这个周末!”

没有正面答应,二宫突然反问:“周日?”

樱井想了想自己准备的电影票好像确实是周日,将头用力一点,汗水随着发丝的弧度甩出。

“周日!”

二宫抹了抹脸上被甩到的汗水,一脸无奈:“那好吧……”

得到了应允樱井的心情比赢了比赛还要高兴,又得寸进尺地撒起娇来:“二宫さん,我渴了。”

二宫垂头看看自己那喝过半瓶的水,才想起自己没有给樱井准备。

“啊我去买……”

“不用。”樱井夺过二宫的水,将剩下的半瓶咕噜咕噜灌进肚子,末了还评价了一句:“真甜。”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水喝着甜。

二宫低下头,宽大的帽檐遮住他的脸,看不清表情。

耍完流氓樱井赶紧溜了,跟他打了声招呼又下去跟队友庆祝。

等到再回到观众席的时候,二宫已经不在了。

樱井稍微有点失落,但想想他确实更喜欢宅在家,出门这么久大概已经是极限了。

但是——

“诶我好像喝完水没丢垃圾啊?”

 

约会的那天是个好天气,樱井将行程确认了一遍又一遍确认了没问题才去敲二宫的门。

这次他真的敲响了。

也许是刚在换衣服,二宫隔了一小会才过来开门,后脑勺的头发往外翘了起来,一只手还往背带裤里面塞衣服。

“翔くん我还没好……”

“哦,不急。”樱井将视线从二宫不小心撩起衣服露出的那截腰上收回,“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出门了。”

“嗯,我再去拿一下东西。”二宫转身想回去拿手机。乱发随着他的动作一跳一跳。

想摸一下。

樱井这么想着,手上也这么做了。

摸着摸着樱井才发觉有点不对,赶紧找理由糊弄过去:“你头发有点乱了。”

“谢、谢谢。”

二宫抓了几把头发,把小巧的耳朵遮住。

他拿好手机又戴上帽子,宽大的镜框遮住大部分的脸。走了两步却又将眼镜摘下放了回去。

“不戴眼镜了吗?”

樱井记得眼镜帽子双肩包可是二宫出门的标配啊。

“今天……不戴了。”二宫似乎也不想解释,“走吧翔くん。”

 

周末人流量大,放眼望去全部是排队的人。

“二、二宫さん,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吗?”

二宫反应很大:“诶!”

“那个,人很多,我怕走散了。”

“哦……”

是错觉吗?樱井总觉得他听出了一点失落。

但还没等他想明白,他的思绪马上被打乱。

二宫软软的小手牵上了他的,属于那人的略微冰凉的温度从手心传来。

还有那像棉花糖一般甜软的声音:

“翔くん抓好我,不要走丢了哦。”

 

也许是想着要充分利用一整天,樱井安排的行程很满,一开始他们去了水族馆看鱼,看了没多久又到了吃饭时间,连忙又跑去了吃午餐。吃过之后又是电影。

两个男孩子去看电影,看爱情片又有点怪,于是樱井选了最近网上评价不错的另一部片子。

“我主要觉得这个主演跟你长得很像。”樱井一脸严肃地讲着理由,“跟你一样是帅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帅哥。”

二宫听完没什么反应,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吃爆米花的速度快了很多。

 

一天下来连青春美少年樱井也有些累了,回到家整个人瘫在沙发上。

“翔くん不要在这里躺着会感冒的……”

“就让我躺三秒!”樱井闭着眼睛耍赖,“好累啊就让我躺一躺,你看我眼睛都闭上了真的好累啊。”

二宫拗不过樱井只好由着他:“那你不要躺太久了,我先去洗澡。”

樱井继续咸鱼着:“嗯嗯。”

将浴室传来的哗哗流水声当成背景音乐,樱井闭着眼又开始想着下次怎么把二宫约出去。

要不下次月考考年级前十?考到就出去玩?

说起来还要多久月考啊。

樱井睁开眼睛,翻了个身看向放在桌面上的台历。

月底的话……还有一个星期。

还是再下次的月考吧。

他想着想着忽然被台历上的一个红色圈圈吸引。

圈着的是……今天。

樱井想了想,不是自己圈的,那就是……二宫。

他将约会的今天圈起来了。

嗷!

他是不是可以开始想学区房在哪里买了……不对他们又不能生孩子。

可以领养啊!

冷静樱井翔,也许人家只是圈着要记住这天以防失约呢。

不管不管,他圈起来就代表他重视!

嘿嘿嘿。

可是等等。

樱井收起傻啦吧唧的笑容。

这个圈好像一直都在啊?

他总觉得见了这个圈很久了,虽然有印象但是一直没有注意过到底是哪一天。

惨了。

樱井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天,二宫该不会有别的事情要做吧。

 

二宫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出了浴室。

没有像平时一样将头发擦干,水珠滴落在单薄的睡衣上,紧贴着肌肤。

“翔くん我洗好了……”

没有人回答他。

“翔くん?”

樱井不在客厅。

难道是跑回房间睡了?

二宫又敲敲他的房门:“翔くん在吗?”

没有回应。

“我进来了?”

房间有些许杂乱,衣服挂在椅背上,书堆得满地都是。床头贴着少年喜欢的乐队的海报,床底下塞着花花绿绿的杂志。

这里充满着他的气息,但是他却不在。

 

“二宫さん!你猜猜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身上沾染着秋夜的寒气,樱井回到家只觉得非常温暖。

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心里更是幸福。

“你一定想不到的,是你最想要的……”

“你去哪里了。”二宫打断他,语气里是不同寻常的严肃。

“去给你买东西啊……”

“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二宫话里带着怒意,“你一个小孩半夜出门又不带手机出了事我怎么找你?”

“现在也没有很晚啊……”樱井心虚地看看钟,他们回来得晚,加上他出去了这么久,现在虽然算不上半夜但确实不是一个未成年能独自在外面逛的时间。

“以后过了十点不准出去。”

本来就累了一天,还出去找了这么久东西,回到家却遭到一顿臭骂,樱井也委屈上了:“你是我爸吗还给我设门禁,我不小了!”

“你爸让我照顾你,我就要保证你安全。”

“我不是出去什么危险的地方。”樱井把藏在身后的游戏盘塞给二宫,“我是去买这个了。”

“今天是发售日是吧?限量版。”樱井才不会说这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自留很多份的店家让给他的。

二宫盯着游戏盘好久,举起手想要扔掉,到底是舍不得,将碟小心放在了桌子上才说:“我不需要你这样做。”

“嘿嘿,我愿意啊。”樱井挠挠头,“我喜欢你嘛。”

“樱井翔,以后不要做这些事了。”

“可是我……”

“今天也累了吧,去个澡然后快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二宫转身就走。

樱井盯着他的背影沉默了好久,在他准备打开房门的一瞬又叫住他:“二宫さん。”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傻乎乎地告白,傻乎乎地约你出去玩,又傻乎乎地去买游戏。”

“在你眼里我只是个小孩子是吗?”

“你的年龄只有我的一半。”二宫轻轻说,“你确实是还小。”

“年纪小就不能喜欢吗?”樱井走到二宫身后,拉着他转过来面对着他。

“年纪小就不能……喜欢你吗?”

二宫垂着眼帘默不作声。

“二宫さん……”樱井捧起他的脸,在他清澈的茶色瞳里找到了自己的身影,“你真的没有一点点……一点点喜欢我吗?”

两人靠得极近,稍微一动都能碰到对方。

要亲上去简直是轻而易举。

樱井凑前去吻住他肖想许久的猫唇。温热而柔软的口腔如他想象般甜蜜,他急切地想要索取更多,一用力把二宫压在门板上,亲吻从轻柔变得更加有侵略性。

想要更多。

 

扶在腰上的手往下探去的时候二宫一个激灵惊醒。

“不行……”二宫用力推开他,“你你你你不可以!”

嘴角还有溢出的津液,二宫说话不利索,下意识擦了擦。

却没有注意到樱井瞬间暗下的眼神。

“你你你你冷静一点,洗个澡,睡个觉。晚安。”说完二宫像是被什么追赶似的用最快的速度开门进去。

留给樱井的又是砰的关门声。

 

青少年总是问题多多。

第二天二宫睡醒的时候樱井人不在了。

连东西都收得干干净净的那种不在。

二宫将手机扔在一旁,无力地窝在沙发上,任由屏幕亮着。

「多谢二宫さん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

 

吉田觉得自己将来或许可以读心理学。

尤其是听完樱井倒豆子般的倾诉之后,他觉得自己的专业思维又得到了很好的塑造。

“我觉得这件事你做得不对。”吉田推了推他的隐形眼镜。

“为什么啊!”

“你想想要是你被不喜欢的人亲了?”

“咦惹。”

“所以啊,你的假大男朋友可能心里也是想着咦惹。”

“你为什么说他是我的假男朋友!”

吉田一脸莫名其妙:“人家本来就没说过喜欢你。”

“可是……”樱井试图辩解,却说不出一个字。

“兄弟。算了吧。振作起来!重新找另一个吧!”吉田想拍拍他的肩,但又怕把那弧度拍得更低,只好作罢。

正当吉田想要在安慰几句,窗边传来玻璃清脆的破裂声。

吉田先是一愣,然后火气蹭地翻上来。

哪家的熊孩子打扰老子做感情分析了!

吉田气势汹汹,打开窗吼:“是谁……”

没想到对方认错态度良好,一看到他出来马上鞠躬道歉。

不是个熊孩子,是个帅小伙。

吉田寻思这人的外貌好像跟谁描述过的很像,还没等他想清楚到底是谁,樱井就扒开他,对楼下大喊:

“二宫さん!我说了不要来找我!”

然后飞速下楼。

被推开的吉田面无表情。

没眼看。

这绝对是吉田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冲到玄关处樱井又赶紧刹车。

总不能表现得这么期待的是吧。

樱井整整衣服又拨拨头发,觉得等一分钟再出去最合适。

一秒,两秒。

三秒钟其实就很合适了。

 

樱井打开门,迎接他的不是二宫那张可爱的脸,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二、二宫さん?”

“笨蛋。”

“诶?”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嗯……”

“我不喜欢买不到我想要的游戏。”

“嗯……”

“我喜欢你。”

“嗯……嗯?”

樱井挣脱开他的怀抱:“你再说一遍。”

二宫咬咬唇,低着头,细声细语又说了一遍:

“我说,我喜欢你。”

樱井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原来是真的。”

“什么?”

“你害羞的时候真的会变红。”

薄皮的团子更红了。

樱井高兴得很,吧唧亲了一下这个红色的团子。

但是他没有被恋爱冲昏了头脑: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推开我!”

“因为你……”

二宫又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我?”

“因为你……未成年。未成年不可以做那种事情。”

樱井摸不着头脑了:“我做什么事情了?”

“你……你说你昨晚做了什么!”

“我亲你了啊。”

“还、还有!”

樱井实在是没有印象:“还有?”

“你你你……”二宫抬眼看了看樱井,发现面前的人确实一脸迷茫。

用着比蚊子叫还小的声音,二宫说:“你还摸我了……”

“哦这样啊。”樱井不在意,“那是不是成年就可以摸了。”

“你!”

“我觉得你这是可以的意思。”

“不过确实不能跟未成年做那种事情。”樱井深刻反思,“可是接吻不是那种事情。”

“二宫さん。”樱井说得认真,“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接吻了?”

二宫下意识抿抿唇。

这个动作落在樱井眼里,充满了邀请的意味。

两唇轻轻相碰,一开始是在唇边的试探,得到另一方的应允,接着是深入的交缠。

呼吸稍微加快了些,二宫微微喘着气:“翔くん,回家吧?”

“好。”

 

樱井虽然是这届最差的学生,但是第一个成功的学生呢。

吉田收拾完玻璃又暗中吃完撒在他家玄关的狗粮暗暗想道。

 

 

 

已疯。激动得手抖。
期待二宫司会。

是这样的!
来个点梗吧!
请为麒麟之舌贡献票房的gn大力点梗!到下映为止吧!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理我……
仅限Y2 不BE

留言了的都会写噢
慢慢写 慢慢写´_>`

麒麟之舌首日!
买了前售的gn尽量这两天兑噢!微博啊淘宝啊有兑换的教程也有很多gn免费帮兑的
有能力的就尽量买正价票啦!
为了二宫和也!

麒麟酱chou到连lof都不给他做头像!x


我自己这里看的明明是麒麟酱!!

被全世界嫌弃的麒麟酱。

【Y2】不给糖就捣蛋!

小小的二宫艰难地够上那对他来说特别高的门铃。

叮咚。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同样小小的樱井,打开门看到的,就是脑门上顶着两个犄角,穿着黑色服装,背上还连着两个黑色的小翅膀的二宫。

明明像个小天使,偏生他还遵循着小恶魔的设定,稚嫩的童声响彻玄关:

“樱井哥哥,我来捣蛋啦!”

 

樱井将想把二宫小恶魔融揉进怀里的心思忍下,装得像个小大人回绝二宫:“不可以。”

二宫没想到樱井会拒绝,整个人都呆了。

“我的意思是,这句话不是这样说的。”樱井教育着比他就小一岁的小孩,“你不能一来就要捣蛋,你应该先问我,有没有糖果,不给糖才捣蛋。”

二宫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哦……”

“那再来一次,跟我说,不给糖就捣蛋。”

“不给糖就捣蛋!”

“嗯,很对。”樱井的目光里带着些赞许。

二宫眼巴巴地看着樱井,发现他好久都没有动作才开口问:“那樱井哥哥你给我糖啊?”

樱井不动声色地将刚才阳子女士塞给他的糖果藏在口袋里:“我没有糖。”

“那……那你又说……”二宫眼角微红,茶色的眼睛蒙上了一片雾水。要是阳子女士看到一定会觉得樱井欺负了他然后把他拎去揍一顿。

樱井真诚地道歉:“对不起。”

二宫鼓起腮帮子,说得理直气壮:“那我要捣蛋了!”

“别。”樱井假装转动着他那聪明的脑袋瓜想办法,“我知道了,我刚才吃过糖了。”

二宫歪歪脑袋不明所以:“所以呢?”

“我亲亲你,你就能吃到糖了,对不对?”

二宫虽然小,但不是傻子:“好像不对。”

樱井一脸正经:“我是哥哥,我说的都是对的。”

说完还没等二宫反应过来,他就飞快地往二宫嘴上啄了一口。

“甜吗?”樱井问。

“甜。”

 

樱井看着万圣节游行的新闻发了一会呆。

他摇摇枕在他腿上打游戏的二宫:

“ニノミ,想吃糖。”

二宫眼角都懒得瞟他:“自己买去。”

“不给糖就捣蛋!”

二宫这才想起来是万圣节。

“别闹……等我通关再说。”

“ニノミ我要吃糖!”樱井闹起来没完,仿佛平时沉着冷静的样子都是装的。

“好啦……”二宫抱着游戏机坐起来,轻轻在他唇上擦过,“行了没。”

樱井厚脸皮起来天下无敌:“不够。”

二宫红着耳尖,再次将自己送到了他的嘴边。不像第一次的擦过,从唇齿的摩挲到深入喉舌的亲吻,让两人不自觉加重了呼吸,距离也慢慢缩短。

一吻完毕,二宫还带着点喘。

但没想到樱井又闹:“不甜。”

二宫伸手就要揍他:“樱井翔你……”

樱井一手抓住他,一手从他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声音低沉:

“没有糖,我就要捣蛋了……”

 

 

 

 

END

特地打个end告诉你们没有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